新闻 News

生态同谋——新农人与文创的场域连接探2018-10-22 21:39

 

 
3月25日下午,北京袈蓝公社,一场“蓄谋已久”的生态同谋到来了!
 
这场同谋源起于年前台湾小民宿内的一次“相遇”:那时田园东方的张诚先生正在台湾取经,探索大陆文创产业的发展思路;而台湾文创界大咖陈甫彦先生,此时也在密切观注着乡村振兴与台湾未来发展。小民宿内,两个人一见如故、深入交流,并相约年后北京再聚。
 
于是,一条跨越海峡两岸的“新农人—文创”场域链接就此诞生。
 

 
以前中国有两种人:城里人跟乡下人。现在袈蓝公社想要做第三种人:新农人。
——邹迎晞
 
伴随着乡村振兴的脚步,今天的新农人登上了时代舞台。
 
新农人,包括乡村原住农民及新形势下的返乡创业人士;包括改变乡村环境、发展现代农业的企业集团;还包括田园客创、新匠人、田园生活爱好者以及农业商贸人士。袈蓝公社,就是想让各个领域的新农人重新回到农村、参与到新农村建设中去。
 

 
袈蓝公社邹迎晞先生认为,农业是基础,是新农人最终得以成长壮大的源头活水,文旅产业是新农人崛起的重要驱动力,而科技、艺术等文创产业则是助推新农人走向光明未来的另外一个海平面。农业、文旅业、文创业之间的交叉互动,会促成不同海平面之间的不断融合。站在历史轴线上的新农人,就是带动海平线融合、助推乡村振兴的生力军。
 
新农人群体中有这样一些人,他们不仅心系乡村,带着知识、资本投身到乡村建设中,还在海峡两岸分别探索出适应不同地域文化的乡村伦理,他们被称为“新乡贤”,参加本次论坛的陈甫彦、孔祥伟二位老师就是新乡贤的代表。
 
 
年轻的老农
在台湾乡村中制作生态地图
 
 

 
陈甫彦

台湾人
易游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台湾行旅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淡江大学文创学程业师级教授
意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友信文创开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中华管理发展基金会执行长
北京科技文化融合与設計创意主题赛组委会主席
致力于深度串联台湾的人事地物
寻求乡村振兴与台湾未来发展的方向

个人经历:
陈甫彦先生于1995 起跨足网路事业,2000年与创立台湾最大线上旅游网站易游网;2007年打造华山1914文化创意产业园区担任首任董事总经理,建立文创园区经营典范。2008年担任意蓝科技董事长。2011年起,推动两岸产业文创化的交流与落地。
从2012年开始,陈甫彦致力于定位台湾文创动能的新中间价值与国际化;深度串联台湾的人事地物,孕育更多返乡青农与社会企业创业家,以创新思维与创意美学为这片滋养他的大地创造一个可永续循环的生态键。
“在我来看乡村是一个城市跟农村的边陲了,城市回去看农村,那叫乡村,城乡差距的这城乡其实是从城市的角度来看农村的,那从农村回来看,农村和渔村回来看城市,那就很像电影里面的《饥饿游戏》,那叫首都,我们都在首都的天子脚下。”


 
在袈蓝论坛上,陈甫彦先生一直说自己只是一位农人。“讲文创,我现在年纪大了,讲老农,我现在还比较年轻,台湾老农平均年龄70岁,所以我算是年轻的老农,因此我要回到农村、回到土地当中来找寻力量。”这位“年轻的老农”一直关注着两岸乡村的贫弱、空心化问题,并以自己的“场域方法论”寻找着解决问题之道。
 
产业发展当中
我们要找到产业跟空间跟场域的关系
所谓场域,在陈甫彦看来,就是乡村特有的生态文化与生态链。由于乡村的生态链是立体化的,因此,观看乡村场域的视角也要立体化。
“我们应该用场域来看环境”,陈甫彦说,“我们可以把一个地域当成一个生态博物馆。生态是立体的,是生生不息的,生态是你不在了,它都还在的那个生态。博物馆不一定要收藏消失不见的东西,我们也可以把活着的东西放进博物馆。”
 
 


花东纵谷
为了验证自己的场域方法论,陈甫彦在台湾花东的纵谷进行了“纵谷主义”的农创实践,把200公里的花东纵谷当成一个原生态的博物馆,兼顾生态、生活与生产,使花东当地乡亲和外地旅人都都感受到纵谷农创之美。他风趣地说,在台湾花东,他也创建出了一条自己的“一带一路”。
“台湾的‘一带一路’只有200公里,15个车站,我把每个车站的精彩农业抓出来,这就叫‘一带一路’。”陈甫彦如是说。这条路虽然不很长,但它却成为一条复苏台湾乡村生态之美的场域,在这个场域中,有陈甫彦心中的“万物粮仓”。
万物粮仓”是指引着这条台湾“一带一路”向前延伸的总纲,它主张站在环境优先的角度打造生态乡村,强调整合具有生态复育潜力以及文化地景保护价值的山区聚落,营造具有丰富生态与优质景观的环境,以提升农产品生态价值。
“万物粮仓,我认为是‘华山’的升级版,如果把台湾比作一个粮仓,这个粮仓应该叫大地粮仓,因为它尊重万物。粮仓应该是谁都可以享用的粮仓,小鸟吃剩的人才来吃,这就是原住民的农业智慧。”
 

 

“万物粮仓”总纲的实践
 
就这样,陈甫彦在台湾乡村打造出一条崭新的生态场域链,一个立足于生态美学之上的纵谷新品牌。就像日本有“里山倡议”那样,台湾的乡村也创生出自己的“纵谷主义”,一场兼顾生态、生产、生活的新农人乡创改革就此获得成功。
 
“台湾就那么小,加起来就2000万人,还没有北京人多,我们把点串起来,只要我能够找到一个好的平台作用力,造成一个效应,大家就可以去共建、共享,就能够去呈现后面的东西。”
 
陈甫彦以自己的乡创案例启发我们,乡村场域间隐藏着许多条或强或弱、或明或暗的生态链接,作为新农人,只有搜寻到这些链接并施以合适的作用力,乡村场域的生态能量才能得以发挥。而搜寻出生态链接的具体方法则是——绘制生态地图。
一张没有乌托邦的世界地图根本不值得一顾
因为它遗漏了一个人性必然登临的国度
 
就如同学生要画思维导图,建筑师要画设计图,外科医生要画解剖图一样,陈甫彦认为,新农人必须学会“善用生态地图”,在生态地图中,新农人能够探察到一条独具生态特色的乡村产业链。绘制地图,既是寻获商机的过程,也是展现新农人独特性的过程。
 
“我认为地图始终是一种人性的表现,是人类对于真实或理想的表现,这或许才是地图的本质。王尔德讲,一张没有乌托邦的世界地图根本不值得一顾,因为它遗漏了一个人性必然登临的国度。我们把乡村生态的图像变成地图,去承载人、事、地、物、体,去和外界沟通。从弱连结到强连结当中,必须靠到新的中间物,地图可能是一个方法。”
 


生态地图
 
讲到这里,陈甫彦提及台东三大庆典的具体案例。台东的“春赏红藜季”“夏果艺术季”“秋收舞乐季”,共同串连起当地农业与艺术流通,衍生出新的乡村文化品牌。但在早年,“红藜季”是没有的,那时台东人不重视红藜,当地家人种红藜只是为了赶鸟,因为小鸟看到红藜摇来摇去,以为是人就飞跑了。
 
但近年来,随着全世界对红藜营养价值的认可,台东藜农看到红藜在台东农创版图中的潜在位置,于是,一条“红藜—水果—舞乐”强势联合的农创生态链就这样创生了。
 
“台湾365天,每天有张地图等待各位去探寻,我觉得那就另外一种旅行的开始,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说到此处,陈甫彦满怀期待。
 

 
新农人是一个流动的族群,与世世代代不离乡村的传统农民不同,新农人具有与生俱来的流动性。他们因乡村新生态而生,因地域限制的破除而发展壮大,他们将乡村与文化艺术、与传媒科技、与旅行民宿相连接。当下,新农人面临着城市入侵、乡村空心化等问题,但同时他们也看到了乡村独特的生态链与文化系统,他们并不会在因城市的压力而屈服。
 
陈甫彦举例说,他的一位朋友——台湾著名学者蒋勋先生,早年曾痴迷于城市文化,常年流连于台北故宫品评唐宋艺术。而晚年的蒋勋却因为一次乡村疗养的经历与乡村文化结缘。在乡村,他闻到了玉米被太阳烤晒的味道,听到了禾苗冒出土地的声音,顿时,他感觉人真的欣赏自然艺术的最好载体,人的载体拥有五感,通过这五感,人能够去感受这世间的最美好生命气息。于是,他由城市人转变成为一名新农人。
 
生态同谋是一场转变,新农人在多元地域时空之中,转变着自己及他人的价值体系与身份认同。当然,这场同谋需要两岸乃至全球华人的共同参与经营——这是陈甫彦先生由衷的期许。
 
 
现场互动
Q为观众提问,A为陈甫彦先生的回答
Q您好,我们现在正在做中医药旅游,它的资源总结起来就是一本书、一个人、一颗草。一个人是李时珍,一本书是《本草纲目》,一颗草是艾草。我想请陈老师给些建议:我们如何在不脱离李时珍的情况下来打造这样一个旅游产业?
 
A我对中草药的思考是这样:首先我们既不要死抱传统,也不要把传统丢弃掉。我们还应同时从产业的角度、企业的角度、生态角度来探讨这个话题。我觉得中草药绝对是未来能帮助中国站起来的一股相当重要的力量,当我们将中草药拿出来卖时,所卖的其实是老祖宗留下的文化遗产。
 
而中草药当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是它的药食同源:对于药食同源,我们既可以从农业角度思考,也可以医药的角度来思考。老祖宗真的给我们留下了好多好多的有益的东西,但是我们如果太粗糙地去操作它,就真的是在糟蹋老祖宗给我们的财产。我们为什么不从国际角度来看中草药?我们为什么不从产业的角度来看中草药?为什么不从在地生活的角度来看中草药?它有太多的面向可以切入。如果你能挑准一个面向,从最接近你想法的角度跨越过去,这条路就走通了。
 
Q您能否扼要谈一谈自己在多年乡村生态实践中的体会?
 
A如果说我们今天把内心感情放在一个基本层面的话,那这么多年来,我其实在追求“真”的实践。在“真”的实践当中,当我们回内地来,我们今天站在北京、台北看农村的时候,坦白讲,我们还是一个入侵者。你回过头来看,我们身体里面的几乎都在城市接受训练的思考问题模式,虽然你身体里面一定有来自土地的基因,只不过你已经慢慢把它忘掉了。当现在你重新用真的力量、善的力量、美的力量来做事情的时候,那我觉得这就是共同的力量。就像你站在山丘上往前看时,你只知道前面是下坡;只有当你走下坡的路上时,你才会主动寻找另外一种方法和另外一种实践。
 
所以我觉得,科技是一个改变的力量,设计是一个改变的力量,人也是改变的力量。这场生态同谋要靠大家,要将大家的力量凝聚在一起才行。我觉得我们今天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点、线、面的连接,它不是平面的连接,是立体的连接,是一种伟大的可能性。所以,我讲它就是一种设计反转、设计思考或者是一种同谋思考,是真、善、美的选择。

 
归乡的旅人
用生命的力量设计家园
 
 

 
孔祥伟
山东日照人
北京观筑景观规划设计院首席设计师、创办人
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杂志副主编
从事景观设计实践与理论研究近十年
设计作品追求生态、人性化和艺术的合一
个人经历:
 
孔祥伟先生于2002年创办北京观筑景观设计有限公司提倡运用当代景观设计学理论解决中国时下的景观问题,坚持原创与创新设计,设计语言简洁而前卫,并始终把生态与可持续设计作为实践的前提。
 
从业以来,主持了百余项设计项目,涉及景观规划与设计,建筑与城市设计,风景旅游区规划设计。
 
2008年主持设计的山东省临沂国际雕塑公园项目,2010年荣获中国人居环境典范金奖并组建北京观筑景观规划设计院。随后主持设计了山东临沂武河湿地公园,山东郯城齐魏马陵之战遗址公园等具有影响力的设计项目,自2014年起投身于乡村建设中。
 
2017年,由孔祥伟主持设计的凤凰措乡村景观,是一场衰败村落的新生实践将建筑、景观,以及现场营造融为一体,令原本古老衰败的空心村重生。
向下拖动滑块,了解更多
 
乡村振兴是时代的轨迹,更是新农人责无旁贷的使命。孔祥伟先生就是这样一位新农人、归乡者。生活、成长在山东日照乡村的孔祥伟,如今已经在中国景观设计界大获成功,由他一手创立的观筑设计机构与设计院不胜枚举。不过在孔祥伟心中,最美的设计不在城市而是在乡村。
 

 
袈蓝论坛上,孔祥伟首先提出了自己“回归设计”的新农人理念,以呼吁更多的室内设计师,室景观设计师能够回乡设计,用设计来助力乡村振兴。
 
在他看来,今天的中国广大乡村依然需要城市的反哺,中国的许多村落都已衰落破败、甚至荒无人烟,作为新农人的孔祥伟更深刻地感受到乡村凋零的辛酸,也更有勇气与决心重建自己理想的乡村家园。
 
乡村营造的过程,我个人把它理解为
类行为艺术的一种,要靠全身心去感知
 
谈到由自己设计的乡村景观“凤凰措村落”时,孔祥伟用亲身经历向我们阐释了归乡者的身份定位。“村子所有的营造,我几乎都是在现场完成的,并且把设计转化成一个营造的过程。”
 
“2015年的一个下午,在初春的阳光里,我顺着水库边的蜿蜒小路来到村子前。这是一个座落在山坡上的小村子,掩映在树林之中,桃花正在盛开,我走进村子,瞬间迷失在这些残垣断壁中,小路上长满野草,还有一些低矮的石头老房子,经过岁月的洗礼,静静地立在阳光下。看到这番景象,我的思绪霎时回到了童年。村子已无人居住,目之所及,每一个景象都触动着内心深处的记忆,我在村头的高台上,望向远处,最尽头的一座大山,它的山脚下,有一个小山村,就是我出生的地方,我在那里长到13岁,与这儿仅仅相隔3公里。”
 

凤凰措艺术乡村整体营造
 
一样的山村,一样的记忆,眼见此景,心生乡情。孔祥伟瞬间变成了一名归乡者,他要用尽全部心力让面前的破败村落重生。于是这位热血澎湃的山东大汉当晚一碗浊酒下肚,即兴作诗一首,诗名即为《凤凰措》:
 
薄雾是山丘的衣衫,
夕阳是湖水的胭脂,
风是野草的腰肢,
鸟鸣是古老的音乐,咏唱的是万山林壑。
杏花开在墙里,桃花艳在谷底,
陶潜的船,就在这里停息。
柴门扣开的是平凡的世界,
山羊呆在圈里,清澈的眼睛映着海棠。
公鸡站在房上,火红的鸡冠对着太阳。
木瓜树在发呆,
杨絮落在自已的叶子上百思不得其解。
生活的悲喜刻在石墙上,
时光停在这里,风霜浸透了木窗。
寻常的诗,写在杜甫的草堂。
芒草长满山坡,
蝴蝶飞过原野,
艾草等待端午,
布谷鸟喜欢神农的传说。
微风掠过树林,苔藓上落满了松针,
龙须草期待着雨露,想换上一袭绿装。
泉水流过岩石,唱着歌,
静静地等着王维的月亮。
太阳落下了山岗,
村头的梧桐树,
心里想的是那只彩色的凤凰。
 


凤凰措艺术乡村整体营造
 
就在这一天,作为设计师的孔祥伟找到了故乡所应该具有的景观。对他来说,设计凤凰措村落的过程就是归回故乡的一个过程。这一个过程可能是粗粝的、厚重的、混杂的、充满变化的,但它更是丰富的、有生命力的。
 
于是,孔祥伟就留在村子里做设计,参与村落营造的全过程,并在村子里生活。他将设计和生活融为一体,在乡村建设实践中,接受自然的馈赠,尽情地感知自然,感受四季以及每天的时光流转。诗、绘画和散文,皆在静谧的天地中产生。他谈到,乡建是辛苦的,但乡村和自然又同时眷顾着他,让他的心灵有所皈依。
 
乡村是具有整体美感的空间结构
一个村子就是一个世界
 
谈到自己关于村落营造的整体构想时,孔祥伟说,作为开发者,没有新的建筑设施就无法盈利,乡村也就不会有新的面貌。但对于不同的乡村类型,设计师要给予区别对待。对于政府规划的传统保护村落,尽量不介入或者是微小介入,基本以恢复原貌为主;而对于非传统保护村落,在保留其特色风貌的基础上,可以寻找一些空闲地段进行现代设计的介入。
 
最后一种,是完全空心化、衰败的村落,设计师可以大胆介入,以现代的方式去重建,甚至改变原貌。在“凤凰措村落”之后,孔祥伟设计的朱家林村和黄河窑洞村落时,采用的就是这种区别对待的设计思路。
 

 


朱家林建筑与景观营造
 
最后,孔祥伟谈及自己对中国未来乡村设计的构想。他认为设计师应该从整体营造的角度考虑乡村环境。未来乡村很可能会以田园综合体、特色小镇或者以乡村旅游综合体的形式来呈现,但要重要的是适合人们的栖居,呈现出乡村所应有美感。
 
“当原有的房子不能够承载人们的乡村生活时就要设计新房子,这时当代设计的介入就非常重要。它可能是经典现代主义和乡土材料结合,如果能够达到完美结合,再介入到原有的村落当中,就会形成新的混杂的或者融合的美,这种美将构成村落的核心。
 
可是,现在大量乡村房屋设计却缺乏整体性,如果只看一栋建筑或者一组建筑都非常棒,但是若从乡村整体景观布局与生态连结的角度看,就会显现出强烈的不协调。所以我也呼吁更多的设计师回到乡村一线,从整体的角度出发改变乡村面貌,这也是我所提到的回家设计的主旨。”
 
 
陈甫彦先生谈孔祥伟的
归乡设计”
我跟孔老师都是长期投入农村怀抱的人。孔老师刚才在强调设计的力量时,有一个特别的地方——由于孔老师在空间园艺方面很有心得,他便把美学放进了归乡设计当中。刚才孔老师用很多的照片去呈现乡村的美,其实这时候回过来,他已经回答一个问题了:
 
他所追求的价值。他已经在用终极价值里面的“真善美”当中的一个价值去呈现乡村景观的表现。也就说,在某种程度上,他用生命的价值来呈现乡村景观,这是我所佩服的。
 
对于做设计的人来说,能做到这一点并非易事。因为你要面对客户,而客户会逼着你明确每项的设计的实用性,当你的设计、你的情怀并不指向现实收益时,你怎么来回答你的客户呢?
 
但是,真正做设计的人懂得,问题并非只是通过设计乡村景观带来现实收益那么简单,设计同时面对的还有美的问题。于是,孔老师没有如客户的要求将问题实用化,他选择将自己的生命投入进归乡设计中,用他对生命的遵循去完成自己的每个乡村设计。
 

文创——新农人的牢固同盟
 
新农人自诞生伊始就与文创产业有着不解之缘,因为他们有着与传统农民并不相同生存土壤。他们虽然扎根乡村,生存与发展的样态却更加多元,跨界、综合是新农人的标签。所以,文创与新农人必将结成牢固的生态同盟。
 
袈蓝论坛上,几位来自台湾文创领域的大咖带来了各自文创经验与大家分享,他们想法会让你“哇”的一声惊呼:“真想不到!”
 
创意,让我们变得不一样
 
 

 
王劭仁
现任Hotel Mvsa执行董事
Hotel Origins执行董事
宜诺管理顾问执行董事
深谙创意与创新精神的内核
注重将创意与经验链接并运用于实践
个人经历:
 
王劭仁先生的职业经理人生涯始于1994年加入长荣酒店国际连锁,供职六年,最后任职国际业务总监,负责五个国家七家酒店的业务及品牌推广。2000年转战台北国联饭店,以“流 、时尚、品味”三定位主轴推进酒店的转型并让酒店整体业绩成长超过100%。2003年赴任凯撒酒店连锁集团副总经理。
 
2008年王劭仁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基于过往十余年国际化品牌酒店的经验及资源累积,他的团队在精品化食宿领域的品牌打造、运营管理及全球配套资源的掌握及合作上具有高度的专业优势和国际化视野。十年来已经在中国大陆、台湾、马来西亚及菲律宾等国家和地区完成了60余个项目,并建立了10个国际餐饮品牌的代理,开设了两家旗舰餐厅。
 
在此背景之下,王劭仁更提出了“Affordable Luxury”的消费品牌理念,并将完成一家落户台北的集国际设计客房+米其林餐厅+环球酒庄美酒体验于一身的概念精品酒店,将对生活的享受与探索集中体现。
向下拖动滑块,了解更多
 
四位台湾文创大咖中,最先登场的是王劭仁先生。在袈蓝论坛上,他将带领我们探访遍布于世界各地的餐饮酒店创意,领略创意与创新精神的内核。
 
王劭仁快人快语,他说自己是做酒店的,工作就是三件事情:吃餐厅、喝酒、开房间。一开讲他便高举创意、创新大旗,点出当代企业的生存之道。“创意在于原创与流畅,它可以变通可以精进;如果要将创意升格为创新,它就必须具有说服性与持续不懈的动力。” 
 

 
接下来王劭仁的几句话,让论坛会场立即变得好玩起来:“所有东西在我们身边总要变成理所当然的,当我们不断问‘为什么不可以’的时候,情况就会不一样。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坐着开会?为什么不能站起来讲?拜托站起来讲,站一下,麻烦你默念一下数到5之后,跟你旁边的人抱一下……不然这样,我们一起倒立一下好不好?”于是,大家都在他的指挥下站起来,或拥抱、或尴尬、或顾盼、或准备倒立……此刻仿佛一下子回到童年时代,回到了课堂。
 
当大家终于各回各位,他才转到正题——创意,其实源自我们每个人中的那份好奇心。只有对生活充满好奇与期待的人,才会得到创意的眷顾。日常,我们为什么不多问问自己“为什么不可以”呢——
 
“订书机为什么是躺着,不能是站着?所有的酒店“CHECK IN”(办理入住手续)都在一楼,为什么不能把它搬到楼上去?这样的话把一楼租出来,租金更高……所有东西都没有不可以。”
 
 


机场行李传送带VS回转寿司
 
王劭仁认为,创意不仅仅来自经验,准确说,它来自于经验的链接。
 
“飞机场的行李传送带很早以前就有,但数十年后日本才发现它可以用在回转寿司里面。我们玩电子游戏时用的手柄是手感直觉系统的最初应用,然而直到50年之后,这个系统才用到汽车驾驶上面,现在它几乎变成所有车子的基本配备,但等待了足足50年依然是很可怕的事。要创意、创新,就需要将自己已有的经验与新事情进行链接,只有先链接好,之后才能合成出新的东西。爱因斯坦不是讲过吗,当你要做到不一样的结果,你一定要用不一样的方法。”
 
有一种激发创意与创新链接的方法,叫做“脑力激荡”——
 
“我们坐下来,在不做设限的情形下,用最短时间把自己对某个项目的想法全部丢出来,哪怕写出几十个、几百个东西。然后,把它们分条别类进行汇总,最后从中找出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事情……所有的创新都是有理性基础的。我们讲企业管理,企业管理是事后科学,要运用大数据,将所有思想都集中起来做归纳。”
 

 
接着,王劭仁与大家分享自己一系列脑洞大开的创意链接,哇,这些创意简直闻所未闻——
 
“我们在一家华人式饭店吃鱼,大家坐好后,不是走到水族箱那边去点鱼,然后看师傅在你前面拎着刀把鱼杀了。真实的情况是,那家饭店的鱼‘主动’跑到你面前让你选。师傅端着一大盘活鱼前面走,后面跟着两个小跟班,活鱼不停地掉在地上,两个人就不停把鱼捡回盘里。哇,当鱼真的过来让你选时,你坐那里绝对有种当大爷的感觉!”
 

 
“这家环保酒店里,每间卧室床上的枕巾都是纸质的。纸枕巾按说没人愿意用吧。但人家酒店偏偏能想出办法,他们会送你一个乌龟纸镇,上面写着:大家好,我是乌龟小强,我的家人在曼谷几乎都快死光了,如果你跟着我把这张纸放在枕头上面,省下的钱,这家酒店就把钱拿来救我的家人,可能你明年回来我的家人已经有一万多只了。你知道吗?‘小强的故事’让绝大部分人都接受了环保枕巾。他们希望明年再来这里的时候,小强的家人能变成一两万只。”
 

 
“这是在土耳其的一个酒店,当我在吃饭的时候,突然间一条船无声无息滑到我旁边唱歌给我听。歌者唱完之后外面天色暗了下来,酒店开始放水幕电影,它告诉你这个都市2000多年的历史与故事,于是你心中便会对这个城市产生非常特别的想法。”
 

 
“我在这家酒店打电脑的时候,一个待者突然走过来跟我讲说:先生,等一下会下雨。我想我应该听错了,就完全不理他。过了几分钟,他过来又跟我说马上要下雨,我真的有点想打他。可正在这时,他就突然间‘啪’的一声就把雨伞打在我头上,过了10秒之后就下雨了——室内下雨。各位知道他是故意这样做的,他知道每天什么时间这里顶棚会下雨,然后让你不得不把雨伞打起来。可这样一家会下雨的酒店我永远都记得。”
 
透过这些生动的案例,王劭仁总结出创意链接的6点差异化特征:向上的力量、简单化、增量变化、顾客听得懂的语言、与现有产品兼容,以及可信赖的表现。
 
他说,正因为创意是一种差异化的存在,才让我们的每个想法都显得与众不同;他特别强调,绝对不要让所有东西都变得太过原创。如果一个创意要花很多钱,又很容易坏掉,那么,这种失去了差异化的创意就没有现实意义。
 


何塞·卡雷拉斯
 
不仅是企业,我们每一个人的人生总是在追求一个“哇”,那是一种瞠目结舌、久久不能自已的感觉。在王劭仁眼中,“哇”是创意生产的起点,是乐观积极的人生态度。
 
“卡雷拉斯,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他去年已经72岁了,而我也有幸观看了这位患病老人的演唱会。在那天的会场里,我第一次跟他的距离没有超过5公尺,我是坐在第二排,离他非常近。一个这么瘦小、这么年老、得了两次癌症的人,竟然唱歌从头到尾‘哇’声连连,我也从头到尾都鸡皮疙瘩掉一地,我的天,他唱歌真是超好听,这么美妙的声音怎么可能出自一位得了癌症的小老头口中?我觉得好感动、好感动。”
 


国际赛车
 
“还有一个机械的‘哇’来自上海嘉定的赛车场,一次机缘巧合,我有幸上了专业赛道。那位赛车师傅说带我跑一圈,我说好啊。我坐上去,他说先生安全带是三条,安全帽上的安全带是三条,我刚说完‘是’。赛车就一下冲了出去,‘哇’机械增压的声音太大了,他开的也实在太快了,当时,他近乎歇斯底地跟我喊,‘先——生——,在前边摔出去的话——会是什么样的感觉——’我第一次被机械吓的七孔喷粪,太可怕了,后来车停下来之后,我全身都湿掉了。然后你知道吗?你在极度紧张情况之下,关节酸痛的不得了,没有办法动,我没有骗你我三分钟没办法动。我真的被他吓死,我想打他,我连讲话都讲不出来,连舌头都会打结,我的天啊,我自己的‘哇’是这样!”
 
在王劭仁的一系列“哇”的背后,是生活中的一系列意想不到的惊喜和超出意料的回报——既有来合作伙伴的信任、也有来自生活中与人交往的点点滴滴。
 
他坚信,拥有了乐观奋进的人生态度,每个人都将创造出自己的一那份人生惊喜,同时也会给你身边的人带来快乐。“哇”,还等什么?改变,为什么不从现在开始呢?
 
 
现场互动
Q为观众提问,A为王劭仁先生的回答
Q您好,对于我们现在年轻人来说,我们可能出门就会干两件事,第一个是找餐厅吃饭、还有一个是找一些零售店去逛逛街。我想问的是,如何才能将文化融入到这些餐饮、购物活动中去,并通过文化来引领商业精神?



A我刚才讲,我代理过有167年历史的德国餐厅。文化这件事情,到底跟在座的这么多位年轻人有什么样的关系?从我自己的定位上,我是想到全世界各地收集非常特殊的餐厅。我后来发现一件事:这些餐厅其实跟我们一样,心中都有一个中国梦,全世界都知道一个大中华区是全世界的最大消费区,只是大家都不得其入而已。
 
于是,我跟他们去分享,把这些古老的餐厅引入中国来。假设这个餐厅就是我讲的那个德国餐厅,它是来自1724的酒厂,当你从外面往里面走的时候,你就能看到一个1724,它把我们跟大区南德,甚至跟德国文化联系在一起,它的文化会让你感受的到,你已经不仅是到一个餐厅里面吃饭了,不仅是看看这个服务生的服务态度怎么样了,不是这样子。你会体会到一个区域及至一个国家的不同文化以及它的特殊之处,而绝不仅仅是美食本身。在整个过程里面,从餐厅业者的角度,我希望把餐厅的文化展现出来,因为文化是无法取代的 。
 
第二个,我们做酒店和做所有的产业是一样的,要依赖于四个大柱子,历史、自然、美食、购物。历史跟自然是没法构筑的,历史这种事情是需要时间去确定的,确定这个过程里面会有非常多的名人、非常多的喜怒哀乐、非常多的高兴事、非常不开心的事,甚至曾经的餐饮倒掉,甚至全家抱头痛哭,因为明天没有钱去支付薪水……会有非常多的故事这样慢慢的沉淀下来,历史就是这样不断被锤炼出来的。自然,也同样如此。至于美食跟购物,当你的店铺能够经营超过50年、一甲子或者100年的时候,文化跟美食、购物就会发生关联。谢谢。
 
Q请问,您如何看待企业运营中“人”的因素?



A刚才邹总讲的一句话非常重要:不仅是哇,具体的人在做这件事情,这才是重点。那我们怎么样去感动他们?我们要与员工变成非常要好的朋友,就像他在为你做一个从没有人做过的事情那样。
 
每次,店里的员工为我端上早餐时,当我吃到第一口饭,当第一口菜放到嘴里时,我都把眼镜拿下来说,怎么这么好吃!对,就是要这种感动。这种感动是谁做的?是人做的,一切东西都是由人来做的。
 
我的主厨来到台湾的时候,他刚结婚。我知道他才刚结婚,就求他把自己的夫人也接来。大家坦诚相见,自然感情相处的也非常好。他有一天很开心地跟我讲说,我老婆怀孕了,这时候我就在酒店附近租了一个房子,让他就能够很放心的在这边工作。
 
有一天他突然跟我讲,我们的餐厅在香格里拉酒店旁边,可是,台湾的日本小学跟美国小学都在天目,离我们这边非常远。他又跟我讲,如果他要是住到天目那边的话,老婆、小孩就会非常放心。我说可是一个南、一个北不是很辛苦吗?他说你放心,如果我们住在那,我会每天早来一个小时,晚回去一个小时。
 
于是,我们马上就在天目那边租好了新房子,并跟他讲,如果你喜欢的话,那我们现在就马上签约。他见自己的梦想这么快成真,便嚎啕大哭起来。你知道吗?从那天签约到现在,他每天早来1—2个小时,晚上晚走1—2个小时,因为他知道我一直把他当作家人照顾。
 
因此,他非常认真地工作,对我们餐厅不管是业绩还是各方面,他都尽力尽心把它做好。所以我还是呼吁一下,除了“哇”以外,更重要的是人。人,只要用心,他一定感受的出来,谢谢。
 
慢一点,灵魂才跟得上生活的节奏


 
王祈富
台湾“农林—茶”文化聚落发展事业处
总监兼董事长特助
维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朴门投资公司董事长
北京彩之丘文化创意发展有限公司创办人
北京熏衣草森林商贸公司总经理
倡导感性且自然的“体验经济”
注重创造情感和美学价值
个人经历:
 
王祈富先生于2001年与朋友共同创立熏衣草森林,负责全品牌工程、餐饮、美学设计。后负责缓慢民宿的规划、设计及运营,并任缓慢文旅规划运营董事长。2015年来到北京,负责房山彩之丘项目的设计与规划。
 
第二位登场的大咖是北京彩之丘的创办人王祈富先生,他是“体验经济”的倡导者,他的“体验经济”是感性的、自然的,并没有将产值与收益放在首位,它看重的是——创造出情感上的价值。
 
“给顾客一个独特的体验能够创造出很多的事情,我们早期从农业的经济、工业,然后到服务业,透过体验能够产生很多的价值跟独特的感情,让客人能够把心留在这个地方,在城市里苦闷的时候就往你这个田园跑,这是我们在经营上的一个想法。”
 

 
从早年的薰衣草森林,再到后来的心之芳庭以及缓慢民宿,王祈富始终遵循着这样的一条感性逻辑。不论经营休闲产业或是田园综合体,都要给顾客带来独特的感情体验,以便创生出一种美的经济、幸福的经济、健康的经济、休闲的经济,甚至是寂寞的经济。
 
回顾薰衣草森林的创生历程时,王祈富说:“那时,台湾社会的运转速度越来越快,人们每天有收不完的信息,读不完的文章,生活压力更很大,人际关系也很紧张……于是,我心里会产生一个想法,我渴望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可能是慢,可能是充满了爱,可能是善的、美的、公平正义的,吃的东西也是让人信任的,是生态环保的,是跟自然结合在一起的。我渴望创造、经营这样一个园区,把它变成大家渴望去的地方。”
 
于是,一个地处台中乡间山林怀抱中的“世外桃源”就这样诞生了。当都市人沿着潺潺小溪走进薰衣草森林时,会看见山峦层层,阳光与微风在树林花丛间游走,各种动物在山林间自在出没。山岚雾气环绕四周,地上满是熏衣草,放眼望去一片幽香的紫色——既具视觉舒适感又可以极度放松的休闲空间,让人瞬间体验到了久违的回归自然的过程。
 

 



薰衣草森林
 
“我在北京的这3年间,同样看到了台湾都市人群的影子。有北京年轻的朋友,我问他们说,你们休假去哪里,他们说没有,休假没什么地方可以去。我发觉北京有全国最优秀的人才,可是他们时常没什么地方可以去。于是我便想,能不能也创造一个地方让他们来这边约会呢?所以我们希望能创造一个这样的空间,它背后是爱的力量,大家来这边约会,老公也可以带着老婆来这边约会,也可以带着爸爸妈妈……打造这样一个以爱为主的园区,传达出一个美好生活的概念,希望客人去体验这个地方,去接触自然。这是我目前在北京房山努力推进的工作。”
 
除了休闲旅游领域,王祈富的“体验经济”还体现在民宿经营上。他认为,只有把经营的节奏不断地放慢,才能找到自己最想要的那种住宿体验。
 

 

缓慢民宿
 
王祈富举例说,当初自己在经营缓慢民宿前,花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去体验各式各样的旅馆,他在这十几年来,至少住过超过两千间的旅馆。每到一个地方,王祈富一定去寻找那个地方最独特、最特别的民宿体验,感受每一个品牌传达出不同的信息。
 
后来他在经营自己的“缓慢”民宿时,就将体验的流程也设计进去,“我们这边谈的设计可能不只是建筑的设计或是室内空间的设计,或是景观的设计,它包含了整个体验流程:服务、餐食、商品……民宿开幕几个月之后,过年之前同时涌进两万笔的订单要入住这个民宿,而当时,我们只有8个房间。”
 
 


缓慢民宿
 
最成功的体验,往往是和当地文化以及人的感受结合在一起创造的。王祈富接着讲了一个例子——“缓慢”民宿的晚餐叫三月慢食,一共有8道菜,管家会坐在前面,陪伴客人用餐,同时介绍这道菜的原材料、当地的做法等。
 
“有一次我在现场,晚餐快结束的时候,我看到一位妈妈在哭,我去问她怎么了,她说我养我儿子20年了,他今天第一次弄东西给我吃。”王祈富说,因为其中有一道菜需要汆烫,管家会鼓励男客人去烫青菜给女客人吃,那个儿子给妈妈烫了一碗青菜,加了当地的佐料,妈妈感动得眼泪掉下来,因为儿子从来没有给过她这样的回馈。
 
缓慢,是希望客人慢下来。慢一点,灵魂才跟得上生活的节奏。王祈富说,透过体验,你能够产生很多的价值和独特的感情,可以让大家重新体验到生活的美好,让客人能够把心留在这个地方。
 
 
现场互动
Q为观众提问,A为王祈富先生的回答
Q您在北京这个薰衣草森林项目,我就有点不解,我觉得北京的城市化程度是特别高的,作为一名北漂青年,休息时我可能更愿意跑到三里屯去晃一晃。您真觉得北京房山适合做这样一种休闲定位吗?谢谢。



A谢谢这个问题,我在规划房山的时候,确实是有很多是台湾15年来经营的一些概念。我觉得北京,中国它已经走到一个休闲的年代,北京是一个压力比较大的地方,真正住在城心的人,他会需要一些自然的环境,他会需要往外跑,住在外面的人,他会希望进北京城,大概是这样子的概念,希望这样一个创造园区,让城里的人能够往那边去,我经营的思维是这样子。
 
Q企业在发展过程中会面临“快”与“慢”的矛盾,您认为这样的矛盾应该如何解决?
 
A这是一个很哲学的问题,我可以说一下,在台湾熏衣草森林在开始的过程中,其实我没有去思考“快”跟“慢”,没有去计算商业模式。当时,台湾刚发生过地震,大家都跑了,我就想能不能弄一个咖啡馆,为了自己喝咖啡,可以种花草。正好我大哥的朋友,一个很天马行空的女孩子说想种熏衣草,而我的表妹又想开间咖啡馆。我就说你俩来吧,一起做这个事情。两个女孩听了都很开心。
 
于是我们就在山上面做一些粉刷与装修,这样就可以找一些朋友来喝咖啡,闻熏衣草的味道——很爽的事情。而台湾那时候也还蛮苦闷的,城里人都爱往山上跑。随着来这里的游客越来越多,我们就慢慢把它做成了一个事业。所以,我觉得那都是机遇,冥冥中有一条路带着我们往前走下去,没有太多理性的东西。我的回答可能没有办法明确解释你的问题,只是我想与你分享一下我们做成一件事情的过程。
 
 
科技与艺术碰撞出的跨界奇观
 
 

 
叶彦伯
台湾人,何理互动设计创办及负责人
致力于跨界整合创新,关注生活中的小惊喜
注重发掘想像力和创造新的经验
从而为严肃的艺术带来更多期待
为科技注入新的美感,让科技保有温度
个人经历:
 
2013年,《空的记忆》获 2013 世界剧场设计展(WSD)互动与新媒体金奖,并在“Always刘德华世界巡回演唱会”中,负责开场装置及特效设计制作。
 
2015 年,荣获创业明日之星—台北十强。
 
2016 年,荣获中国·北京创新创业大赛季团队组首奖。
 
2017 年,负责洲际棒球场小巨蛋动力装置设计制作并入选 designboom刊登报导;《W.A.V.E.》项目获 2017 世界剧场设计展(WSD)其他类金奖。
 
2018 年,入选阿姆斯特丹灯节Amsterdam Light Festival;设计台湾灯会山林铁道区主灯与台北灯会。
向下拖动滑块,了解更多
 
由0与1构筑出的数字时代瞬息万变,应运而生的艺术,也常常以意想不到的跨界姿态出现在生活中。
 
比如,用可触发的化学雕塑演绎“爱情”或“大数据”概念;把对光影的奇思妙想经过编程转化为LED星光,创造出流光点点的超现实圣诞树;或是以数位方式,重塑“阳光洒进房间”的样子。
 
第三位出场的大咖、年轻的“80后”设计师叶彦伯,正是这样一位跨界、整合与创新的实践者。从2011年起,叶彦伯及其团队便追求”艺术与科技“的组合,把真实、虚构,自然、人造四个意象重组,用有温度的科技妆点生活,让作品兼具科技与美学双重属性。
 

 
“我们团队的几位创造者都有艺术创造的背景,但我们的涉及的研发领域并不限于科技,你假如对艺术创作有兴趣,也可以和我们聚集在一起,所以我们的系统上面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我们有文学上面的人,我们有工程上面的人,还有学舞蹈、学历史的,大家都聚在一起,但是大家只为一个目的就是艺术创作。大家的品位虽都不一样,却在跨界上达成共识。”
 
2016年,何理互动曾设计出一个备受好评的作品,正是东方艺术与科技的跨界产物:以LED为主体,采用从平面到立体的演进方式,再加上一些悬吊装置,从而形成独特的电子山水屏风。
 
“用东方艺术去做科技,是不是可以让科技更有品格,让更多人去理解艺术的新项目?”提及此事,叶彦伯不无自豪。
 


上海金桥流光圣诞树
 

与当代舞团合作的跨界表演作品
 
如果说,缓慢民宿是“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的坚守者,何理互动则像是未来世界的造梦师。他们巧妙融合光、空间和观者的认知,让电子科技营造出科幻小说一般虚拟实境的氛围,在形成新奇前卫的感官体验的同时,何尝不是虚拟和现实的跨界?
 
“我们希望通过科技,把你在电脑看到的一些虚拟的东西,让你在现实中可以看到实际的出现”,叶彦伯如是说。正是秉承着这种理念,他们让2013年刘德华世界巡回演唱会,拥有了炫酷又震撼的舞台效果。
 
“在2013年的时候,我们做刘德华的演唱会,对我来讲,它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经验,我们当时在想如何做出‘Wow~’的感觉,从一开始,尤其对于演唱会来讲,‘Wow~’的感觉其实是非常重要,于是,我们就想办法让舞台上边这些灯具进行三维成像。我们帮刘德华创造一个虚拟情境,让他从天而降,站在星空上,给大家一种震撼的感觉。”


 
2013年刘德华世界巡回演唱会
 
有一种理论叫自然跨界,叶彦伯认为,他和团队就是在跨界,自己脑海中的东西,客户的想法,他们会想办法让它实现。在他们的工作环境里面,一直在进行自然跨界,用科技、电子、资讯、材料、艺术的知识,跨越领域间的隔阂,激荡出更多的想象与乐趣。
 
场景化包装,产品也能讲故事
 
 

 
凌暐
台湾台北人
壳九(上海)品牌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Coookie9品牌创始人
擅于挖掘品牌背后的故事与场景
用高质量产品提升人们的幸福感
个人经历:
 
2000年来到大陆,开启创业征程。开过mp3工厂,其产品远销至海外,代理美国欧洲顶尖的电子产品到全国的渠道,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经历过SAS、金融危机等的洗礼,2012年投身餐饮产业,在北京华贸开了第一家高级铁板料理店。就此积累了丰富的企业标准化生产和管理经验,同时也保持与各行业人脉的来往与交流,2015年创建coookie9品牌。
 
作家东野圭吾的小说《新参者》有这样一个片段,主人公警探加贺恭一郎在东京日本桥的街区中走访调查时,曾与玩具店的老板娘雅代有过一番对话:
 
“我最近才调来,正在熟悉这条街的情况,也就是说,我是个新参者。”加贺说,“我去了很多地方,就是想尽早了解这里。然后,我发现这里果然还保留着江户时代的古风,不,或者应该说——保留着日本文化。正因如此,才会有您家这样的店。”
 
“是啊,”雅代答道,“要不是在这条街上,我可能就不会想开一家这样的店了。”
 
这种情景,用来形容第四位大咖凌暐精心构建的商业部落——梅花弄街区,恐怕再合适不过。
 

 
这是一个具有创业孵化器属性的主题街区,源自于凌暐心中对儿时故乡“有老婆婆拿着扁担挑着豆花,热腾腾的豆花,而且是有炭味的豆花”的巷弄的怀恋,“现在的街区已经变得非常商业化,没有那样感动的味道了。”
 
它的运营方式很特别:一群专注于文艺或高品质产品的匠人,一群有着丰富管理经验的商业人才,组成类似于“演员+编导/制作人”搭档。把每个匠人的创意重新包装、赋予场景化附加值之后,透过明星的孵化,架起融资平台和落地项目团队,使之成为能够真正运营的品牌。
 


Coookie 9门店
 
然而,当诸多匠人店铺入驻同一街区,如何才能在他们之间建立起强有力的精神中心?经过探讨与实践,凌暐选择从一个点出发,把一个创意产品做成标杆,从而撬动大街区创意孵化的梦想。他与朋友合作研发、有“饼干界的爱马仕”之称高级品牌Coookie 9,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诞生。
 
Coookie9不仅是饼干实验室,还提取电影、艺术、时尚元素,融合在每一款产品里,赋予饼干美味之外,更多场景化、故事化的趣味。比如备受赞誉的“小王子”特别定制饼干:中心的一点红色代表小王子的玫瑰,而选用的白巧克力代表的是小王子离开星球后,玫瑰留下的那滴眼泪,里面蕴含着甜蜜的回忆。
 
“很多的IP,是从视觉跟听觉说故事,而我们,是通过味觉来说故事,所以会变得非常立体”,凌暐说。如今,Coookie9的理念已经受到多方认可,短短两年时间,凌暐已拿到飞天小女警、屁桃君、《大鱼海棠》等多个当红IP的授权,正以结合创意、体验和美味的线下实体店打入大众市场。





coookie 9产品
 
一个好的故事应该是什么样的?它绝不会一蹴而就,而需要经过精心的包装和设计,基于事实场景展示一个产品背后丰富的内涵,一个品牌背后的情感和他所表达的价值观。
 
凌暐无疑深谙这一点,在未来,他还将把创业资源与诸多媒介结合,让产品来“说话”。
 
“我们准备跟朗读者的技术公司来合作一系列节目,把人流引到主题店来。另外我还希望与国外品牌合作一系列的有关宫廷味觉的品牌,把宫廷味觉放到我们的夹心里面,推到国际上,这个部分是可以延展更多有关中国文化的故事,这是我们接下来会去做的。”
 
 
现场互动
Q为观众提问,A为凌暐先生的回答
Q您好,首先我也是做商业地产行业的,在平时我们招商工作中,因为也是做项目、做街区的,会遇到一个比较集中的自我矛盾的地方:比如在招商过程中,有没有一种好的思路,把能够吸引流量的新式文创品牌真正融入街区或购物中心?



A这样的街区首先要建立良好的生态系统:第一层,是松散的“市集”,短时间内把大家聚集起来;第二层的小区块,让更多的文创能够聚集起来并存活;第三层当他们慢慢形成或发展的时候,就会形成有组织性、能够互相分享资源共同成长的“部落”,需要有远见的开发商或者政府给予空间支持和时间保护。
 
一个创意产品孵化的部落必须是能够互相支持、分享资源的,比如Coookie 9成功之后,它的IP和资源就可以和其他蛋糕、咖啡品牌继续嫁接。未来,寻找一个什么样机制来创造创意部落的生态条件,这是更加值得思考的。

尾声 · 起点
 
在论坛的尾声,邹迎晞先生指出,今天的生态同谋,“生态”是袈蓝真正要做的东西。袈蓝要扎根于支撑乡村新生态的土壤,只有把自己放低、让自己变厚,才能支撑乡村振兴的新生态。
 
 
 
张诚先生则就企业的价值追求表达了心声:企业要追求自身得以生存、发展、盈利的工具价值,更要追求人与乡村自然和谐共生的终极价值。“当你拥有很透彻地看待这个宇宙的眼光,你看向的将是终极价值;而在实现‘真善美’的同时,你也定会带来一家成功的企业。”
 
同时他认为,大陆与台湾经济的发展唇齿相依、共存共生。大陆要发展,需要学习台湾先进的经营理念,而大陆的广大的市场、人口及文化同源,则是重振台湾经济的丰沃土壤——台湾的未来就在大陆!
 


两岸嘉宾合影
 
深耕乡村,文创助力。新农人,一路拓荒,一往无前!

版权所有:观筑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