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近距离的感动 | 乡建是对土地上生命真诚的敬意2018-10-22 21:40

我院首席设计师孔祥伟一直这样实践着。4月11日,他带上笔和纸,来到龙子峪,独自走到山头,去记录去感受。一如之前任何一次的乡建初始,他要真诚谦卑地去感受这片土地。这样的“坐画”一坐就是五个小时,一画就是厚厚几页纸。
他很享受这样的放空。是把自己的思想放到纤尘不染的地方,体悟来自乡野的风;是坐忘,是一笔一画的感受。







 
他说在田里躺下的时候,内心沸腾又激动,这片土地的温度给予他一个个乡村片段的蒙太奇:是桃花源,是美妙的风,是在角落里浅吟低唱的虫鸣鸟叫,更是村子里拥有朴素之美的村民。
 
这里的村民过着清苦、自律和勤恳的生活,衣服中的补丁没有任何刻意的美感,倒是彰显着物尽其用的哲学。一粥一米,一蔬一饭,都是亲手农耕所得。每个院子都收拾得非常干净,堆砌整齐的柴火,角落里的花盆和竹子,让院子有了诗意存在。老人十分热情地邀请孔祥伟下次再来家里做客,他们的淳朴和善意、对生活的热情和自豪感,给予孔祥伟无限的动力和希望。




 
“乡建是有很大压力的,”孔祥伟承认,“但是在场地真切的感受时,村民的热情和村子的生命力,让我忘记任何忧虑,没有任何恐惧,只有改变乡村的动力,我珍惜一起参与乡建的合作伙伴,也相信大家能获得成功,我们将在这片土地上,联合用建筑写一首诗!”
 
段义孚在人文主义地理学提出Topophilia“恋地情结”的概念,只有到现场去感受了有温度的鲜活生命力,对土地有感知体验和敬畏之情,才能促就设计的深情和温度,才能给予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真正的尊重。正如孔祥伟所说:“设计更多的有时候,动用了很贫穷的人的身家资源,一定要一倍多或两倍给予。天地泰然,周而复始,更多的想着给予他们帮助,他很高兴,很幸福,你就会幸福连连。”
 

版权所有:观筑设计